AI鉴黄、选美、骂人、杀同类 这些跑偏的AI会笑哭你

 

  几天前,“吻戏鉴定师”吉恒杉火遍AI(人工智能)圈,为了训练机器识别接吻的图片和视频,这位29岁的小伙儿需要每天坐在电脑前,将成百上千幅内容各异的画面标注成两类——“接吻”和“非接吻”。

  这件看似可以明目张胆看黄图的职业,做起来可并不轻松。因为鉴定师的每一个标注,都关乎着AI鉴定吻戏的正确性,而日复一日的大量标注,也让这份工作变得极其“无聊”。

  截止目前,吉恒杉和同事们已经为2万多条“吻戏”打上了标签。“吻戏鉴定师是个技术活,需要根据机器的反应进行繁琐的后期调试。机器学习了上千幅图片中的特征后,再给机器任意一张‘接吻’的画面,它都能识别出来。”

  这件听起来极为荒唐的事情,在AI领域其实再正常不过。当下,人工智能不仅能鉴定吻戏,还能鉴黄、选美、玩游戏,甚至还能骂人、杀同类……

  呃,看到这里突然觉得好可怕。那在这个弱人工智能时代,AI能帮人类做哪些奇葩事?AI在工作中又闹过哪些笑话呢?摘下假牙(不摘待会笑掉了别怪我),千万别喝水、吃饭(喷了也别怪我),赶紧往下看看吧!

  AI鉴黄恐怕是宅男们最关注的话题之一,这件对普通人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却愁坏了AI。

  当年英国警察想用AI技术识别互联网上的色情内容,本以为AI出马,问题就能迎刃而解,可AI这个坑货却不怎么争气,总把沙漠的照片误认为是裸体。这每次鉴黄都给我找出来一张沙漠的图片,当真让人尴尬呢。

  当然了,鉴黄鉴出沙漠只能说黄色的沙漠有点像裸体,可网上确实有一些不是色情作品的裸体照片,反而被AI鉴定为色情作品。

  此前,Facebook上一张全身赤裸的小女孩在越南战争中逃离汽油弹袭击的照片被AI算法标记出来,随即被管理员删除,可这张照片正是1973年荣获普利策奖的《火从天降》。后来Facebook恢复了这张照片,并承认这并不是儿童色情。

  在弱人工智能时代,不管AI鉴别接吻还是鉴黄,依然需要大量人员对图片和视频进行标注。

  早在2013年,百度、腾讯、金山等10多个互联网公司就组成了“安全联盟”,甚至用20万的年薪招聘“首席淫秽色情鉴定官”。

  上班看片还能拿高薪,难怪很多网友都调侃称“这简直没天理”。可企服君想问的是,当年入职的首席淫秽色情鉴定官,五年过后,您的身体还好吗?

  人对美的感受千差万别,一个人到底美不美,更多基于感性认知,而不是理性认知。所以大家才会没完没了的争论迪丽热巴和古力娜扎美到底谁更美?(企服君表示亚历山大,我真心分不出这俩人谁是谁啊!)

  既然如此,摒弃掉感性认知,把选美这件事交给AI靠不靠谱呢?别说,还真有一档叫做Beauty AI节目,以让人工智能当选美评委为噱头。

  这档选美节目将美的标准细分为肤色、皱纹、性别、年龄段、脸部对称性及种族等因素,最后将各类因素的评分一综合,就出现了下面这几位18-29岁年龄组的大美人。

  呃,看完这个选美结果,企服君怎么莫名想哭呢?真有影视公司、星探公司会采用这款AI产品吗?啧啧,看来选美这事儿,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吧!

  AlphaGo战胜各大围棋高手后,普罗大众一度认为没有人工智能玩不明白的游戏。毕竟我们睡一觉,AI就能下上几十万把棋,这让人类怎么跟机器比?不过,并不是在所有游戏领域,AI都很擅长。

  CMU的博士汤姆·墨菲创造了一个叫做“NES游戏自动化技术”的AI,能通过观察得分来学会任天堂红白机里的游戏。理论上它可以搞定任何游戏,因为它可以在游戏中自动化运行,找到通关的方法,甚至还能发现很多bug。

  可当汤姆·墨菲让这款AI玩俄罗斯方块时,AI面对随机出现的方块,因为无法做出长远规划,很快就要game over了。

  这时,牛皮的事情出现了,AI做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举动:它按下了暂停按钮,对,你没看错,AI暂停了游戏,而且再也不打算开启了。

  汤姆这样描述计算机的推理:“唯一的胜利就是不玩。”从AI的角度思索,如果永远暂停游戏,就永远不会失去那场比赛。呵,这事儿听起来怎么这么可怕呢?

  要是把这样的AI算法植入到各项系统中,一旦出错,AI就蒙住使用者的眼睛。那人类看不见结果,谁知道是好还是坏呢?

  看小标题,你以为这是一场大逃杀?错了,其实这是一场美国大学举办的机器人抓羊大赛。

  比赛的内容很简单,即参赛团队设计一个机器人,任务是把羊(也是机器的)抓到自己的羊圈里。机器人需要自主思考并执行策略,抓羊最多的就能赢得比赛。

  当然,事情如果如此顺风顺水的发展下去,就没有今天的故事了。比赛开始的时候,所有机器人都开始疯狂的捉羊。可亘古不变的定理是,哪个群体都会有个奇葩。

  它是想让别的机器人抓到羊之后没地方放吗?不,这个机器人可能觉得抓羊不符合自己的性格,于是它不捉羊了,开始疯狂追杀其它的参赛机器人。

  固定的区域内,杀死所有竞争对手,你就赢得了绝对的胜利。对的,你没看错,这个奇葩的机器人自导自演了一场“吃鸡”游戏。

  其实当下很多流行的语音交互,都基于AI的语音问答训练,Facebook此前也开发了一款这样的机器人谈判系统。

  可在这个AI尝试互相学习的过程中,出现了一段看起来“令人毛骨悚然”的对话。493333管家婆图在对话中,人类认识每个单词,可却完全看不懂AI在聊什么。

  在看到这段不知所云的对话后,Facebook工程师在惊慌失措中拔掉了 AI 的电源插头,难道AI有了自己的意识不成?

  虽然Facebook的各种大牛都站出来说话,表示对话是测试过程中无意义的内容,可大众还是倾向于相信AI有了意识,一个可怕的时代将要来临。

  有媒体表示,当机器人用人类看不懂的语言来交流,本质上,他们就已经是生命体,而结合量子生命学的理论,一切元素都可以自己组织和合成。

  具备语言系统的AI,本身就是生命体;它甚至可以利用自己的认知,整合宇宙的原子,制造出传统认识中的生命体。

  未来,AI还可以自己合成现有的各种生命,从猫狗到兔子牛羊,甚至,机器人可以制造人

  智能音箱这几年的火热,似乎让大家忘掉了早期探索相关技术的艰辛。虽然当下不时会出现亚马逊的Echo的怪笑,可在亚马逊工程师的调试后,这样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见了。

  智能音箱虽然不怪笑了,可语音系统需要大量的语言资料才能升级自己的系统,这个步骤难免会从人类那里学到不少脏话,并且附带相关的语言歧视。

  脑极体此前报道过这样一件事:在微软推出聊天机器人Tay的时候,满以为会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,可短短不到24个小时,Tay已经学会了说脏话和发表带有种族歧视、反动色彩的言论。没办法,微软只好让它紧急闭嘴。

  AI就像鹦鹉一样,自己并不知道什么语言是好的,什么语言是坏的。虽然人工可以干涉,尽可能多的屏蔽掉骂人语句,可你总该知道,几千年的人类文明,在骂人这件事上可没少动脑筋。

  人工能屏蔽掉比较大众的脏话,可真能把不同民族、不同地域、不同时间的脏话都屏蔽掉吗?至少我是不相信的。

  当然,比起AI骂人,AI的语言歧视则是更难解决的问题。此前也有人曝出谷歌翻译将护士翻译为“she”,而将医生翻译为“he”;甚至将黑人和大猩猩识别为同一种生物。

  后一项还可以说AI辨别的不清楚,可前一类歧视,其实很多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。在个人层面,这样的错误,大多可以得到原谅,可一旦这些AI语音交互技术成为产品被植入到千万设备中,其影响之大、覆盖面积之广,企业的一两句道歉,可很难让受众真正买账哦!

  所以,不管是语音交互系统的开发者,还是设备的售卖者,在做这些产品时,都要提起一万个小心哦!

  好啦,上述这些AI正在做的奇葩事和AI导致的搞笑事件,都在告诉我们,人工智能时代已然到来,可我们离真正进入AI时代还有很多路要走。

  在这个AI赋能的时代,很多企业为了降低人工成本,提升经营效率,都在日常管理中应用了人工智能技术。不管是从语音客服、人员招聘、企业管理等层面,企业都希望得到AI带来的便利。可由于弱人工智能时代的AI尚未突破发展瓶颈,很多企业仍对AI存有忧虑。

  因此,在这个大背景下,AI技术的发展,不能只靠相关企业独自研发、闭门造车只会让企业脱离市场,让技术与需求难以匹配。AI行业的整体进步,需要行业内的每一个创造者、每一个应用者都参与进来。

  同时,大众需要对AI更加包容。我们不能因为AI出现了一些可接受的错误、纰漏和不完善,就把AI一棒子打死。不能因为AI造成了几件奇葩事,就一叶障目的无视技术的发展。

  要知道,未来的AI将变得更准确,更智能,我们迟早要迈入人工智能时代,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。当然,人类也要对人工智能保持警惕,一定不要被AI反噬哦!企服君可不希望若干年后世界被智能机器人占领。届时智能机器人也看着这篇文章哈哈大笑,那可就有意思喽。